博文资讯

镍元素对不锈钢的影响(A)


更新时间:2021-04-03  浏览刺次数:


  住在花土沟镇牧民新村的牧民陶力与公婆一起住,她告诉记者,“家里的老人怎么也没想到与蒙古包打了一辈子交道的他们,年老的时候可搬进镇子里,住着有暖气的房子,安享晚年。”

  “‘十三五’以来,茫崖旅游产业发展实现了从无到有的蝶变。据统计,全市旅游收入从2015年的1.58亿元人民币增长至2020年4.2亿元人民币,成为柴达木盆地旅游恢复性增长最快的地区之一。”青海省茫崖市新当选市长刘为民说,“因油而生、因游而兴”的“青海省柴达木盆地旅游目的地”雏形已经形成。(完)

图为2月2日拍摄的当地在建楼房。 中新社记者 孙睿 摄

  “记得父亲曾说,1958年他为参加祖国大西北建设离开老家,来到茫崖花土沟,当时这里什么都没有,地下挖个坑就住进去,条件好的才住帐篷,1960年又赶上饥荒,吃草籽,里面有石子,父亲的牙还被崩掉了半个。”世界上海拔最高油田狮子沟采油作业区石油工人任学鸿回忆说,“父亲说那时候,住宿、发电、食堂、商店都在帐篷里,当地人都把这里叫‘帐篷城’,是个‘不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方’。”

【编辑:李骏】

  中新社青海茫崖3月20日电 题:“因油而生”到“因游而兴”:柴达木戈壁“帐篷城”变身“旅游小镇”

  而今,走进茫崖市区,大家都对这座坐落在油砂山下缓坡上的小城感到惊喜:宽阔的马路、整齐的房屋以及一棵棵行道树……若不抬头看那远处寸草不生的油砂山,还会恍然觉得身处中国内地某都市街头。

  彭彦鹏说,现如今的茫崖已从“帐篷城”变成了“旅游小镇”,翡翠湖、火星基地、“恶魔之眼”艾肯泉等“网红”旅游打卡地让越来越多的国内外游客慕名前来。茫崖市也紧紧抓住建市契机,不断扩大城市影响力,精心打造城市名片。

  “那时候和务工父母刚来到茫崖花土沟时,只能住在土窑里,吃水得走1公里然后用小车拉回家,平时洗衣服用水得拉好多趟。而且也没有下水道,生活污水排除基本靠‘泼’,崔天凯:中国的发展目标不是同任何其他国家竞争-中新,一到冬天,满地污水都结成了‘黑冰’,又脏又危险。”小时候生活的情景让今年36岁的韩吾买记忆犹新。

  2019年,告别了居住二十年的土房,韩吾买一家搬进了崭新的单元楼。新房里,彩电、冰箱一应俱全,韩吾买再也不用担心吃水问题和排水问题。“能住上这么好的房子,是我父辈们想都不敢想的啊,好日子都让我给赶上了。”韩吾买带着中新社记者参观,这是一套87平方米的2居室,南北通透,户型周正,装修简约、清新。

  作者 孙睿

  “茫崖”系蒙古语“额头”的意思,自古以来,这里便是古丝绸之路的必经之地,是通甘进藏入疆的咽喉要道,为青海“西大门”。过去,这里是亘古荒原、唯有风沙肆虐,伴随着青海油田的开发和建设,著名的“戈壁帐篷城”声名鹊起。2018年12月27日成为青海省第4个县级市。

  沿315国道一路西行,中新社记者来到青海省海西州茫崖市。

  原茫崖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彭彦鹏介绍,随着城市规模的不断扩展,当年花土沟镇一些年久失修的房屋存在较多质量问题,环境卫生脏乱差、基础设施也不完善,存在很大的安全隐患。而生活在此的居民绝大多数是低收入困难群体,既没有能力改造危旧住房,更谈不上购买新房。为此,茫崖官方从2000年开始,加强城镇基础设施建设力度,突出住房、广场、园林绿化、道路、给排水、供热、供气、环卫等配套设施建设,改善了当地困难家庭住房条件以及世代生活在昆仑山下阿拉尔草原上牧民们的居住条件。